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响沙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(长篇)东周故事——故事原比历史更精彩(486)  

2015-10-14 09:27:06|  分类: 东周故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东周故事之蹊田夺牛


(十三)

荀林父领着残军败将灰头土脸的回到晋国,晋景公很不高兴,决定杀了荀林父以谢国民。群臣力保,说荀林父兵败责任也不全在他,是先谷违命渡军在先,要斩也应斩先谷。以前楚国败战杀了成得臣,晋文公知道了高兴得不得了;秦穆公没杀败将孟明视,晋襄公听了忧心忡忡很是担心。国君杀了荀林父,不正是让亲者痛仇者快吗?我们杀先谷以敬效尤,留荀林父励志图报吧!晋景公听罢,斩首先谷,让荀林父官复原职操训将士,以图后举。

 

两年后,周定王十二年春三月,郁郁成疾的孙叔敖病笃,临终前嘱咐他儿子,让他把自己写的一封信交给楚庄王。他再三叮咛自己的儿子孙安,要是楚庄王封官加爵,你不是将相之才没那块料,坚决推辞。要是楚王封土大邑,把好地方赏给你,你也坚决不要,固辞。实在推不过去,你就要寝邱这个地方。寝邱土地贫脊,没人想要,或许还能守得住留得下。说完孙叔敖就死了。

:

孙叔敖给楚庄王的信,除了赞扬楚王的丰功伟绩外,一是给庄王推荐了薳凭,有才干可以任用,二就是劝楚庄王弥兵养息,让百姓喘口气。人之将死,其言也善。孙叔敖的信让楚庄王涕泗横流,悲怆不已。他驱车到孙叔敖家,抚棺痛哭,从者无不动容。第二天,庄王任命公子婴齐为令尹,薳凭任箴尹。庄王还要任命孙安为工正,孙安坚决不干,退耕乡野。

 

楚庄王身边有个宠幸的优伶,就是专业说科打诨博取君王一乐的人,身高不过五尺,叫孟侏儒,称优孟。有一天优孟郊游,看见孙安吭哧吭哧的背着柴往家走,就上前问孙安,你怎么穷困潦倒成这样了,打柴为生啊?孙安擦把汗,点点头,说家父当了那么年令尹,清廉刚正没存下私钱一文,家无余财,你说我不打柴吃什么呀?!优孟听了,伤悼唏嘘,他对孙安说,公子会有出头的一天的,大王不会忘了令尹,一定会中用公子你的。

 

优孟回到宫中,做了一套孙叔敖的衣服穿在自己身上,摹拟孙叔敖的举止,不肖三日,简直是入木三分惟妙惟肖,孙叔敖第二,一个模子似的。没多久,楚庄王在宫中设宴。宴饮自然缺不得娱乐节目。优孟就让一个人扮作楚庄王,茶饭不思,想念孙叔敖呼叫孙叔敖。此时,优孟登场了。真的楚庄王看傻了,那不正是自己日思夜盼的孙叔敖吗?他没死,他真的还活着。他顾不上自己的君王尊严,跑下去抓着“孙叔敖”,说,孙叔敖,你还好吧?寡人夜不能寐日夜思念,你还是回来辅助寡人,好不好?

 

楚庄王动了真感情了。优孟说,大王,我不是孙叔敖,只是有点像罢了!庄王不管这些,他对优孟说,寡人太想孙叔敖了,我不管你是不是孙叔敖,在我眼里,你就是孙叔敖。我要拜你为令尹,你千万不要推辞!优孟思忖片刻,说,大王美意我是盛情难却。不过家有老妻,我还得征得她的同意。说完就下了场,剩下楚庄王孤零零一个人。

 

一会儿,优孟上场了。他对楚庄王说,不行,家妻不同意。楚庄王问,为何啊?优孟说,老妻唱了一首歌劝我,我唱来给您听听。

 

乐曲响,优孟唱。

 

贪吏不可为而可为,廉吏可为而不可为。贪吏不可为者,污且卑;而可为者,子孙乘坚而策肥。廉吏可为者,高且洁;而不可为者,子孙衣单而食缺。君不见楚之令尹孙叔敖,生前私殖无分毫,一朝身没家凌替,子孙丐食栖蓬蒿。劝君勿学孙叔敖,君王不念前功劳!

 

这首歌很明白,说贪官不能做但愿意做,有利啊,有好处,捞下金山银山,子孙后代花也花不完。清官能做但少有人做,捞不到好处,贫困潦倒,家徒四壁,子孙后代穷得叮当响。孙叔敖就是榜样,后代靠打柴为生,国君早就忘了他的丰功伟绩了,大家可千万别跟孙叔敖学啊!

 

楚庄王潸然泪下,他说,孙叔敖的功劳寡人不可能忘记,传孙安。楚庄王回到席上,一言不发,等着孙安。孙安来了,衣裳褴褛,拜见庄王。庄王问孙安,你咂穷困成这样了?优孟代为回答,说,不穷成这样,怎能显示孙叔敖的清廉贤能。庄王说,封官你不做,那就给你块好地方吧!楚国大邑,你随便挑。孙安固辞,坚决不要。楚庄王说,你别推了,寡人主意已决。孙安见楚王如此坚定,就开了口,希望庄王把寝邱赏给他。

 

楚庄王不明白,说寝邱那地方,土地贫脊,毛都不长鸟不下蛋的地方,你要它干嘛!孙安说,那是家父的遗愿,别的地方我们都不要。楚庄王只好把寝邱封给了孙安。正如孙叔敖所言,寝邱穷困,谁也看不上,没人去争,孙家才世代相守。

 

晋国看楚国死了孙叔敖,觉得有机会了,楚庄王断然不会出兵。于是荀林父说动国君,发兵郑国,打郑襄公。晋军直抵郑国国都,大肆劫虐,耀武扬威一番就回去了。很多将领不解,劝荀林父围了郑国,痛打一顿出出上次兵败的怨气。荀林父说,围郑国一时半会儿打不下来,万一楚国来救,那不是挑事非吗?咱们这一次打仗是次要的,目的是让吓唬吓唬郑国,让他们害怕紧张。

 

果不其然,郑襄公很惶恐,即刻派人去楚国,把自己的弟弟公子张押质楚国,换回公子去疾,让去疾回国帮自己料理国事。楚庄王很宽厚,说郑国要是言而有信,要人质干嘛!意思很清晰,郑国真要是不信用,押了人质照样不顶事,干脆都放了,楚国一个人质都不要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