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响沙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(长篇)东周故事——故事原比历史更精彩(473)  

2015-09-08 09:22:25|  分类: 东周故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东周故事之一鸣惊人


(三十一)

国人不是没说,只是说了陈灵公没听罢了。民间有首诗流传,叫《株林》,虽短却朗朗上口:胡为乎株林?从夏南!匪适株林,从夏南!仅此四句,意境深邃。夏南,就是夏姬。夏姬的儿子夏征舒,字子南,所以就称夏姬叫夏南了。

 

夏征舒年幼,不谙世事,陈灵公三人和夏姬胡搞也还可以,可夏征舒长大了,懂事了,他们还不知道收敛,做儿子的颜面尽失,对母亲和国君三人自然也就恨得牙痒痒,有怨吞进肚子罢了。每次看到他们三个人来株林,夏征舒只得借口外出躲避。这也好,没了碍眼的,岂不玩得更尽兴?!

 

转眼夏征舒十八岁了,英姿飒爽,健硕魁梧,善于骑射。有这么一天,陈灵公为了讨好夏姬,让夏征舒继承了他父亲的爵位官职,做了司马,有了兵权。夏征舒谢了恩典,回株林禀告母亲。夏姬说,这都是国君对你的信任,你可要好好干,一定要干出个成绩来,家里你就别挂念了。夏征舒拜过母亲,回朝一心工作。

 

也就过了这么几天光景,陈灵公三人又准备去株林娱乐。夏征舒为了感谢国君封赐爵位之恩,早早的就回了株林,他要设宴款待陈灵公。有儿子在场,夏姬自然要避讳一下,也就没有出席相陪。有席就有酒,君臣喝得高兴,渐渐地喝多了,手足舞蹈,嘻嘻哈哈,没了刚开始的拘谨和局促,嘴上也就没了把门的了,该说的不该说的一秃噜都冒了出来。特别是他们三人和夏姬之间的“黄色”笑话。夏姬的儿子陪席,甚是尴尬,又不能发作,只好找个借口离了席。

 

夏征舒心里不是滋味,他没有走远,而是躲到了屏风后面,他在偷听。夏姬的儿子已经长大成人,跑到人家家里把他们之间的“性史”而且是三人之间的连环龌蹉事情说得热火朝天,居然还是当着孩子的面,对于有正义感的夏征舒来说简直就是火上浇油。夏征舒借故走开,本是他们收手的最后机会,但陈灵公三人反而觉得,没了夏征舒岂不更畅快淋漓,也就更加的肆无忌惮。

 

陈灵公喝了一口酒,盯着仪行父上下打量了好几遍,若有所思的说,夏征舒这孩子身材魁梧,别说还真有些想你,该不是你的种吧?仪行父直摆手,笑着说,夏征舒的两只眼睛,注意没,炯炯有神,和主公一模一样,应该是主公所生的才是。孔宁插嘴,说,主公和仪大夫的年纪好像小了点,生不出他这么大的儿子。夏征舒的老爸太多,是谁的杂种,估计连他妈都不知道啊。陈灵公和仪行父一听,好好大笑,还连连称是。

 

孔宁的这句话犹如一枝利箭,直透夏征舒的心窝。没爹的孩子很忌讳,以前的话估计夏征舒都不会计较,可这句杂种的话实在是点燃了愤怒火焰的最后一厘米,刹那间的怒气冲散了容忍和理智,任何一个人何况是血气方刚的年轻人更是难以把持。夏征舒快步走出厅堂,吩咐随从军士:把府门团团围住,不许放走陈灵公和孔宁仪行父三人!夏征舒的一声令下,军士们把府邸团团围住,关门打狗的好戏拉开了序幕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