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响沙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(长篇)东周故事——故事原比历史更精彩(495)  

2015-11-05 08:59:46|  分类: 东周故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东周故事之蹊田夺牛


(二十二)

齐顷公这番安排,自然有大臣反对。使臣代表的是国家,你戏弄使臣不就是轻蔑人家的国家,那是挑事,搞不好是要兵戎相见的。污辱一个国家可不是闹着玩的。齐顷公说,你们大臣都想严重了,不就是开个小玩笑,没那么严重,小题大作了。

 

四位使臣一看给自己赶车的车夫,觉得怪怪的,不得劲儿,一时半会儿也没琢磨过劲来,或许就是赶巧了派了残障人士罢了。车走过崇台,萧太夫人挑帘一看,我的那个神呢,独眼龙车上坐着独眼龙,光头车上坐着秃瓢,驼背车上还是驼背,跛子车上是瘸子,还气宇轩昂的走呐。其实,你萧太夫人看就看了,毕竟是偷着看,人一过啥事也就没了,大臣担心的事儿压根就是空谈,说说而已。万不该的是,戏剧化场面太疯狂了,老太太忍不住,笑出声来。笑就笑呗,你文雅点,太后级人物,别露牙齿,哂笑,低声。估计就是太后级人物,国君还是我儿子,天底下我最大,什么笑不露齿的规矩对我统统不管用,笑就敞开了笑,大大方方豪薄云天的笑。这一笑,好有穿透力,直达云霄。

 

四个人自然是听见了,他们中没有一个是聋子。笑声怪异,私宴也无兴致,廖廖数杯草草而散。各有心事啊,齐顷公是想回去问问他娘看得高兴不,卻克为首的四人是要打听这直达霄汉的笑。齐顷公到萧太夫人那儿免不了又是一顿暴笑,没啥。关键来看四个使臣。

 

卻克回去一问,崇台上是齐顷公母亲萧太夫人在笑。曹卫鲁三国使臣一块儿到卻克那儿,他们也知道了原委。他们三人愤愤不平,说我们好意来齐国修好朝聘,他们可好,故意让和我们一样的残障人士当车夫,让我们当小丑给一个妇道人家当笑料,太气人了。这三个国家都是弱国,实力太差,弱国无外交嘛,也就到卻克这儿发发火泄泄愤。可卻克代表的是晋国,是中原强国,霸主遗风尚在啊,言下之意,他们三的不平是在加柴添油,我们忍没办法只有忍,你泱泱大国也忍?

 

卻克的火瞬间点燃了。他说,我们好心好意来齐,齐国无礼太甚,太欺负人了,这仇不报,誓不为人!他们三人要的就是卻克这句话,他们异口同声的说,大夫您要是讨伐齐国,我们当说服国君鼎力相助!郤克爽快的说,既然大家意见一致,咱们歃血为盟同仇敌忾,伐齐之日有不尽力者神明殛之!一块打,背叛的,天都不容。重誓啊!四个人商议妥当,也不打招呼辞别,驾着车走了。

 

当时鲁国的东门仲遂、叔孙得臣相继而亡,季孙行父当了正卿,接管了朝政大权。他回到鲁国,也是一门心思要报齐国之辱的仇。报仇依靠的主力是晋国,他关心郤克的动向。不过他得到的情报却是郤克出兵,士会反对,晋景公听了士会的,没同意郤克伐齐的请求。晋国暂时靠不住,那就自给儿想办法。于是心急的季孙行父就让鲁宣公派人向楚国借兵。楚国的一代霸主楚庄王这时已经死了,即位的是他儿子审,才十岁。新王楚共王以庄王刚死国有新葬为由婉转拒绝。季孙行父义愤填膺,结人欺负污辱想出口气怎么这么难?!

 

一样咽不下窝囊气的郤克同样不达目的不肯罢休。他天天跑到晋景公跟前,把天下形势分析来分析去,目的就是晋国要恢复霸业,再现晋文公时的风采,一定要把齐国摁倒。说霸业,晋景公爱听也想听,他做梦都是当霸主。一来二去,晋景公就被说活络了,动了伐齐的心思。士会明白了,自己多说也无益,闭嘴不言,找了个托辞告老还乡去了。士会走了,郤克的话立马变成事实。晋景公下令,郤克为中军元帅,兴师伐齐!

 

这消息太振奋了,季孙行父蹦得老高,即刻准备。他一方面派仲遂之子公孙归父行聘晋国,表示对晋国出兵的答谢,更重要的是与郤克约定伐齐的日期。鲁宣公是得到公孙归父的父亲东门仲遂的支持才坐上国君宝座的,自然心里就更偏向公孙归父,偏爱有加。当时的鲁国有三个大家族,分别是孟孙、叔孙和季孙。这三大家族人丁兴旺,势力庞大,掌握朝政,政治经济地位都很高。鲁宣公很着急,势力这么大的三大家族将来还不专权跋扈,自己的子孙不都个个成了受气包?鲁宣公有了这个念头,就想打压他们三家。公孙归父是公族,自己的宗亲,所以他就想利用这次公孙归父到晋国的机会,瞅准时机和晋景公搭上线,借助晋国的力量消灭三大家族。只要晋国能办到,鲁国就向晋国“俯首称臣”年年纳贡,绝无二心。这是绝密,事关重大,鲁宣公一再叮嘱公孙归父要小心,严守秘密,暗中行事。

   

公孙归父带着重金到了晋国。晋景公最宠爱的臣子是屠岸贾,奸佞小人,官拜司寇。这是一个突破口。所以公孙归父就用重金结交上了屠岸贾,把鲁国国君想灭三族的意思说了。屠岸贾收了钱,没把这事告诉晋景公,而是告诉了栾书。屠岸贾之所以告诉栾书,是因为他和赵家不和,有矛盾,就想结交栾家和郤家,他们两家也是晋国的大家族,拉个靠山呗。栾书对屠岸贾说,如今国君要对齐国出兵,元帅是郤克,郤克和他们鲁国的季孙有共同的敌人,这个节骨眼上恐怕不行。不过栾书没把话说死,他说尽力试试。

 

栾书很自然的就把话捎给了郤克。郤克断然拒绝,说公孙归父这个人就是要搞乱鲁国从中渔利,你们别听他的。随即他就写了一封信,差人星夜送给鲁国季孙行父。季孙行父接到来信,勃然动怒,说,当年杀公子恶和公子视扶立鲁宣公,他东门仲遂是主谋。我从国家稳定的大局出发,忍了,不仅没有揭发,还说了他不少好话。他妈的,这可好,留下祸害了。养虎为患啊,他儿子要对自己下手了!不行,得先下手为强。季孙行父拿着郤克的信,来到叔孙侨如的家,让他和自己一同举事,问罪鲁宣公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