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响沙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(长篇)东周故事——故事原比历史更精彩(496)  

2015-11-10 09:28:40|  分类: 东周故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东周故事之蹊田夺牛


(二十三)

叔孙侨如看了信,毅然决然的加入季孙行父的阵营。他说,鲁宣公已经一个月没有上朝了,说是生病了。谁知道是真病还是装病?咱们干脆就以探视病情为由,拿了证据,看他鲁宣公如何狡辩?!他俩还邀请了仲孙蔑。仲孙蔑说,一个国家哪有臣子和国君对质,诘问国君的道理?我不敢去。不敢去就拉倒,找同盟还不容易,他俩拉上了司寇臧孙许同行。他们三人到了宫门,得到了确切消息。鲁宣公真的病危。既然真的是病入膏肓,兴师问罪就算了,请个安问个好就走了。

 

    第二天,鲁宣公一命呜呼死了。季孙行父掌大权,他就把十一岁的世子黑肱推上台,是为鲁成公。鲁成公年幼,不必说,事事都听季孙行父。季孙行父召集文武百官,对他们说,新君年动又刚刚上台,恐怕有人不服。怎么办?明正法典,把不法之徒绳之以法树立威信。当初东门仲遂杀嫡立庶破坏纲常,曲意奉承齐国才稳定了鲁国。他这是什么行为?乱臣贼子啊!鲁国可是礼义之邦,不仅我们脸上无光,就连人家晋国都看不下去了,和我们绝交了。大家说,这种人该不该治罪?!

 

谁敢说个不字,都唯唯听命。还算厚道,季孙行父让司寇臧孙许把东门家族驱逐出境。公孙归父从晋国办完事回鲁国,半道听说鲁宣公死了,自己家族遭驱逐,就跑到齐国去了。他的族人听说归父在齐国,先后也都奔齐国,跟随公孙归父。

 

鲁成公即位的第二年,齐顷公就已经知道鲁国和晋国要联兵讨伐。他一派人出使楚国,和楚国结好,以为外援;另一方面,先发制人,亲自率兵由齐国平阴出发直击鲁国龙邑。齐顷公有一个嬖人,就是宠臣,名叫卢蒲就魁,仗着自己有大靠山,轻车冒进,结果被龙邑守军给擒了。齐顷公挺心疼,赶紧让人爬上敌车,扯着嗓子对城里喊话,“只要你们放了卢蒲将军,我们齐国就退兵。”鲁国人当然不相信,你们出动大军围了我们,拿一个将军说事儿,分明就是另有猫腻,还不知耍什么花招呢?鲁国人挺直接,把芦浦将军砍了。像卖肉一样,剁成一块一块的挂上了城墙。齐顷公都快疯掉了,你们龙邑人也太狠了,剁肉分尸公然展示,打狠狠的打。于是,齐国军队四面包围,昼夜攻打,用了三天三夜的功夫攻破了城北一角。从城北入城,围了发泄齐顷公的心头之恨,他下令无论军民,大开杀戒,全杀!

   

    幸好探哨得报,卫国大将孙良夫统兵攻齐。自己老巢要紧,齐顷公留下少许驻守,率兵向南阻击卫军,龙邑才躲过一劫免了屠城之祸。齐国的大军在新筑界口碰上了卫国前阵副将石稷,双方安下营寨。石稷赶紧向孙良夫汇报,说我奉命出兵伐齐,想的是齐国伐鲁国内空虚,攻其不备。齐国回撤,显然已经知道我们的动向,齐顷公现在就在军中。我们不如让个道,让他们走,等到晋鲁合力出兵之时我们再行动,万无一失!孙良夫也是受了欺辱的,想的只有报仇,齐顷公就在眼皮底下,机会哪能错过?他坚决不听,还下了决策,晚上劫齐国的营。

 

齐顷公也不笨,防着孙良夫这一手呐。孙良夫冲入齐营,没人,中计了,急着回撤,左有国佐,右有高固,齐顷公居中,掩杀过来。齐顷公高减,“跛夫,留下人头!”此时孙良夫只有拼死抵抗,能突围就突围吧。在孙良夫快要绝望的时候,齐国的军队出现了骚动,一定是援兵来了。对,是宁相、向禽两人率兵接应,孙良夫得救北逃。卫国大败。

 

卫国败逃,齐顷公下令追。副将石稷也赶到,他让孙良夫撤退,自己断后阻挡齐军。孙良夫惊魂甫定,刚走了一里路,又见尘土飞起,车马轰鸣。他叹道,这要是齐国伏兵,吾命休矣!我就死这儿了。车马到了跟前,一员将领在车中致歉,说自己不知道元帅在这儿用兵,没来得及支援,还望恕罪。孙良夫定睛一看,我不认识啊,就问你谁啊。那人回答,”我是新筑大夫仲叔于奚。元帅不要害怕,我把新筑能打仗的兵都出动了,有一百多乘呢!”孙良夫彻底放心了,他对于奚说,石将军在后,你赶紧去助战。

 

齐顷公追孙良夫,石稷接住,正要交兵,只见又一兵马杀到。齐国的兵马已经身处卫国境界,人家又是两路人马,打下去自己恐难取胜,干脆见好就收。齐顷公鸣金收兵,掠夺一番凯旋了。石稷和于奚也不追赶。后来,郤克领导的军队击败了齐国,卫国国君封赏,于奚因为出兵救了孙良夫也在封赏之列。卫侯说,我封你一块地吧。于奚不要,说国君你要封就封我“曲县”“繁缨”,让我在缙绅豪门中神气神气。

 

按《周礼》,天子奏乐,四面都悬乐器,表示四面都有墙,这叫“宫县”。诸侯只能悬三面,南边不能摆乐器,叫“曲县”,也叫“轩县”。对于大夫,只能悬两面了。“繁缨”说的是诸侯的饰马的物品。于奚只是大夫,他要的两样东西都是诸侯级别的,僭越,超等级了,乱章法的行为。卫侯居然答应了,还是笑着答应的。孔子写《春秋》的时候,发表评论,批评卫侯做得过头了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1)| 评论(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