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响沙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(长篇)东周故事----故事原比历史更精彩(248)  

2012-05-16 13:40:39|  分类: 东周故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东周故事之蜜蜂计

 

(二)

优施的话非常好听,说里克大夫您攻打虢国和虞国,劳苦功高。自己没有别的,就准备了一些酒菜,您要是不嫌弃的话,咱俩就喝上两盅,乐呵乐呵,咋样?

 

没有拒绝的理由,里克应允了。优施带着酒菜到了里克家,里克的夫人也在,三人一起共饮,气氛融洽。酒热耳酣之际,优施提议来点歌舞助助兴,没有外人,自己想凑这个热闹。优施表演歌舞,里克夫妇自然也想看看。为了给自己预预热,优施请求里克的夫人给自己夹口菜斟杯酒,犒赏犒赏。里克夫人一一应允,递酒之时还问优施,新歌何名。

 

优施的新歌叫《暇豫》,他补充说,要是里克大夫按此歌所言去侍奉君主,将来必定富贵。没等里克回话,优施清了清嗓子,唱了起来:暇豫之吾吾兮,不如乌乌。众皆集于菀兮,尔独于枯。菀何荣且茂兮,枯招斧柯!斧柯行及兮,奈尔枯何!

 

歌唱完了,里克击掌,笑着问优施:“您歌里的‘菀’和‘枯’是什么意思?”优施没有直接回答,他举了个例子:有这么一个人,他的母亲贵为夫人,而他将来也会成为国君。这时,他就好像是一棵参天大树,枝繁叶茂众鸟依依,这就是“菀”。假如他的母亲亡故,自己又多遭诽谤,危机四伏,此时的他不正像一棵叶黄飘零的孤树,自身难保,哪还能有鸟儿前去筑巢相依啊!这就是“枯”。说完,起身道谢而去。

 

优施一走,撇下话茬,留下悬念,里克呆了。他郁郁不乐,起身踱回书房,坐下,站起,走一圈,又坐下。他不断地重复着这个动作。是呀,优施是什么人?那是国君跟前的红人啊,今天的话分明说的就是当今的太子。优施肯定知道内部消息,明天一定要向他问个明白。

 

躺下,睡不着。起来,踱一圈,明天再说,又躺下,不行,现在就问。彷徨犹豫占据里克的全部,左右为难的困扰让他难以成眠,经过一番权衡,他决定,现在就找优施谈谈。

 

里克的手下敲开优施的门,优施心知肚明,穿上衣裳就出发,径直到里克的寝所。里克热情地招呼优施,诚恳地讨教白天宴饮时的《暇豫》新歌。里克说:“您歌中所言的‘菀枯’,是不是指曲沃。您一定是知道了确切消息,你我朋友之间,还有什么支支吾吾的。”优施说:“本来我想告诉你,可你是曲沃的师傅,有些话就不好说了,请别见怪。”“哎,告诉我就是帮我,我怎么能怪你呢!”

 

他俩所说的曲沃,指的就是当今太子申生。申生母亲以死,晋献公又宠幸骊姬,昔日枝繁叶茂即将为君的太子被排挤出了国都,远戍曲沃,此情此景不就是即将枯萎的大树吗?绿叶葳蕤菀菀繁盛的新枝岂不就是骊姬之子?晋献公的情感已经开始倾斜于骊姬之子,杀太子立奚齐,倾朝皆知。作为太子申生的师傅,里克是该早做准备,未雨绸缪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4)| 评论(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